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网络外交研究中心——南方国际关系在线 >> 资讯中心 >> 本网动态 >> 文章正文

  本网特约评论员:为什么是互联网?         ★★★
为什么是互联网?
作者:本网特约评论员:李臣 文章来源:本网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7 9:52:38

 

岁末年初之际,许多国际问题专家或时政评论家普遍都担心2010年中美关系会出现重大波折。他们认为对台军售问题、人民币升值、贸易摩擦和达赖喇嘛访美等问题将成为2010年中美外交角力的焦点,以致许多人对2010年的中美关系持悲观态度。总部在纽约的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曾发表报告说,随着贸易摩擦的增加,美中关系在今年可能会变坏,形成全球最大的地缘政治风险。

然而多少有些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拉开今年中美角力的引爆点却不是上述热点,反而是以“谷歌退出”事件为代表的互联网外交争执问题。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是互联网?

众所周知,谷歌是世界知名的互联网搜索服务商巨头。2006126,谷歌推出中国搜索引擎Google.cn,根据中国法规对其搜索结果实施审查,谷歌称做出妥协的目的是在遵守中国法规的同时,为中国发展“做出有意义的积极贡献。”2006412Google全球CEO在北京宣布Google的中文名字为“谷歌”,Google正式进入中国。2010113,谷歌公司高级副总裁和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多姆德在谷歌官方博客上发表文章称:“正考虑关闭谷歌中国网站及中国办事处”,理由是遭受网络黑客攻击和网络审查,并影射中国政府支持了网络黑客攻击行为。由此拉开了谷歌退出事件的序幕。

中国政府并没有立即表态,而美国政府倒是反应迅速,国务卿希拉里称“美国正等待中国政府说明这一引发严重关切与质疑的事件”。希拉里的谈话表明“谷歌退出事件”已经开始成为两国政府间短兵相接的议题。

第二天,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在被问及“中国政府对谷歌公司宣布可能退出中国市场,不再和中国政府合作对网络内容进行审查有何回应?”时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努力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中国的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行为。中国同其他国家一样,依法管理互联网,有关管理措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中国欢迎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依法开展业务。”作为对希拉里要求中国政府说明情况的回应,发言人表示“如果美方联系中方,我们将向美方重申这一立场”。

119,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再次就谷歌事件也表达了类似立场。

考虑到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计划于121日晚些时候就互联网自由和开放问题发表演讲,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表示“中国政府欢迎外国互联网企业来华发展,但其应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各界不应过度解读谷歌事件”。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谷歌等外国企业在中国遇到问题,应通过中国法律进行解决,中国政府也愿意帮助它们解决有关问题。“谷歌事件”不应与两国政府和两国关系挂钩,否则就是过度解读。网络监管事关国家安全,许多国家都有相应监管措施,中国也不例外,这也很正常。如果外国企业对此有不同看法,也应该通过法律途径加以解决。何亚非的谈话表明,中国政府不希望谷歌退出事件被“泛政治化”,而应该严格定义在商业领域,希望希拉里不要在演讲中“发挥过度”。

然而,美国政府还是决心将谷歌退出事件升级,因为这一切本来就是美国政府精心策划的布局。经过周密安排,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21就“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演讲。在演讲中,希拉里讲述了美国对待互联网自由及其技术使用问题的指导方针,并谈到在实践中是如何应用这些原则的。她宣称“美国国会和美国人民不分党派,不分政府部门,坚定地支持互联网自由”,并点名说“过去一年来,我们看到对信息自由流通的威胁激增。中国、突尼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加强了对互联网的审查。”演讲中,她既承认“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取得巨大进步的源泉之一,令人惊叹。中国现在有如此多的人都在上网。”但是又暗示(中国)“限制自由获取信息或侵犯互联网用户基本权利的国家面临着使自己与下一个世纪的进步隔绝的风险。”她甚至直接提及了谷歌公司,称“最近有关谷歌(Google)的情况引起了广泛的注意。我们希望中国当局对导致谷歌作出日前宣布的网络攻击事件进行彻查。我们也希望调查及结果透明。”还说“审查不应被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公司以任何形式接受。在美国,美国公司需要采取有原则的立场。这应该成为我们国家品牌的组成部分。我相信全世界的用户都会回报尊重这些原则的公司。”

这份演讲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中国很快强硬回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122就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有关“互联网自由”演讲涉华内容答记者问时表示“美方指责中国的互联网管理政策,影射中国限制互联网自由。对于这种违背事实、损害中美关系的言行,我们坚决反对……我们敦促美方尊重事实,停止利用所谓互联网自由问题对中国进行无理指责。”

令人关注的是,22日教育部发布《关于加强中小学网络道德教育抵制网络不良信息的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加强青少年上网管理,安装上网过滤软件,同时加强中小学网络道德和法制教育。而此前安装过滤软件恰好是在以美国跨国企业为首的网络运营商的集体反对下搁浅的,此番重启的时间选择颇耐人寻味。

针对中国的回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从幕后站到了前台表明态度。美国白宫方面22日说,奥巴马对谷歌遭遇袭击一事感到“困扰”,他要求中国对安全疏漏做出“解释”。舆论认为,奥巴马的表态说明美国政府向中国发动的“互联网攻击”正在层层升级。

事件日趋白热化程度,中国国内开始议论纷纷。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国际问题专家余万里2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对美国政府有关动作感到“惊讶”。谷歌事件从一个商业问题已经上升到了美国政府的层面,并且其最高领导人都已表态,说明美方大有在互联网问题上“大动干戈之势”。

中国门户网站也刊登了国内专家的反驳意见。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就认为美国在信息自由方面是自相矛盾的。他说:“美国联邦和地方有关限制网络信息流动的法律法规有很多,他就知道至少有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内华达、路易斯安那等26个美国州制定了相关的地方法案。明确要求公共图书馆、学校、ISP、家庭等必须采取措施,防止未成年人获取淫秽等有害信息,所以在美国学校、图书馆、甚至用手机都是接触不到有害信息的,这说明在美国自由也是有环境和条件限制的。在美国,儿童色情信息、种族仇恨信息、未经许可的个人隐私信息、网络欺诈信息、恐怖主义信息等都是严格禁止的,都是不允许自由流动的。同时,美国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过滤软件生产国,世界各国封堵信息使用的过滤软件大多数都是美国公司生产的,所以希拉里的说法和美国的做法是矛盾的。”

中国国内人民网发表了署名为汪小阳的人民时评文章,指出在美国的“所谓信息自由后面,是其赤裸裸的政治企图”。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言人24日就互联网安全、黑客攻击等问题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强调指出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行为,中国本身就是黑客攻击的最大受害国,愿就推动互联网安全和打击网络黑客攻击等违法犯罪活动加强国际合作。

眼看中美在谷歌退出事件上就互联网使用和信息自由流通问题的争吵愈演愈烈,美国坚持互联网使用和信息流通必须不受阻碍,不能容忍政府管控,还暗示中国政府操纵了网络黑客袭击,对国际互联网的使用构成安全。而中国则认为美国通过谷歌事件所透露出的是美国企图维持其在网络领域中的霸权地位。美国对中国的指责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是违背事实的,是美国坚持双重标准的表现,不能容忍。

从表面的激烈交锋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一、此次互联网事件是由美国主动发起,中国是被动应对。

从一开始,就是美国精心布局,因为谷歌不是今天才进入中国,不是现在才知道中国的互联网管制政策,进入中国几年后才突然抱怨说中国的投资环境不佳,这显然不单纯。再考虑到谷歌负责人此前与希拉里等政要频频会商,交流意见,不难窥见,从一开始,谷歌事件就只是一个引子,以此引出世人对中国国内网络管理政策的关注。等到事件发展到中美两国高层对中国信息控制合理与否问题上争论不休时,最初的“谷歌退出“反而已经不为人们所关注了,谷歌也轻描淡写的表示将继续中国的业务发展。这说明,谷歌只是一个“托”。

二、美国的反应是步步升级,凸显政治算计。

美国从一开始是希拉里要求中国说明情况,没有得到中国满意的答复后,正式发表演讲,表明美国官方的正式态度,在引来一片“刀光剑影”后,总统奥巴马也走到前台表明态度。很显然,这种步步升级的外交策略意在对华施加压力,表现出了浓重的意识形态,对内凝聚共识,获取支持,对外获取印日等价值观同盟的支持。

三、中国始终希望事件维持在普通商业领域。

中国并不愿意商业争端“政治化”,不断通过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高官频频发言和国内报刊媒体、专家学者发声驳斥美国指责,维护中国国际投资形象,不希望过度解读互联网事件。

美国此次之所以选择网联网使用自由问题与中国交锋,似乎出于以下几个考量:

一、争取国内自由主义势力的支持。

作为民主党人选的奥巴马拿中国管控信息流通和互联网的使用来作为牌来打,首先是为了迎合美国国内自由主义势力,争取他们的支持,以巩固自己的执政基础。

早在去年奥巴马访华时他在和上海的大学生对话中就曾以谷歌的发展史来证明互联网上信息的自由流通对美国以及全世界的好处。消息灵通人士就指出,那时奥巴马的谈话实际上就为今年中美此次交锋埋下了伏笔。

美国国内有人认为现在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好转,中国的作用不再像前段时间那样不可或缺,美国当时为了拉拢中国为世界经济复苏做贡献“过度容忍”了中国,奥巴马甚至在访华安排中没有坚持两国领导人联合记者会实况转播都是违背了美国民主开放的自由主义理念,此番对中国的攻击正是对以前举动的一个“矫正”。

正是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谷歌公司的举动在西方获得一些人权活动人士的赞扬。美国《计算机世界》的文章称,“这是展现出真正的勇气和爱国主义之举。”著名的企业资讯网站“ZDNet”的文章说,长时间以来谷歌都无法按自己的价值观来在中国做生意,现在它已经准备好有勇气面对现实。

其实,与其说是谷歌“准备好有勇气面对现实”,倒不如说是经济危机后复苏的美国准备好有勇气面对它们本来就不喜欢的中国。

二、动摇中国政府的执政基础。

关注中国时政动态的人士都清楚,各国对互联网的使用都是有一定限制的。网络监管是国际惯例,几乎每个国家都会对互联网信息进行审查。由于中国发展的特殊性,政府部门对网络的管制当然并非尽善尽美。在中国,除了屏蔽黄色、暴力内容的网页这些国际通行惯例外,由于更强调舆论引导的重要性和建设“和谐社会”的需要,政府确实会屏蔽一些对党和国家形象不利甚至借群体性事件向政府施压的网络信息,对此,中国网民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存在。这些都是关注中国舆情的人士心知肚明的,当然密切关注中国社会发展动态的美国不可能不知道。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此番拿互联网自由说事是反复考虑过的,也带有挑拨中国政府与民众关系的考量。

因为他们知道对台军售、达赖喇嘛访美等等这些议题固然能给中国带来麻烦,但是也会深深刺激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对美国在华软力量的增长是有负面影响的。而此次美国大肆炒作互联网事件则可以高举美国民主自由的大旗,吸引中国国内一部分因不满国内官方与民争利、国进民退而向往西方民主自由理念的阶层,从而在中国官民间打下一个楔子,同时也可借此次与中国的角力观察中国民间各阶层的反应,评估中国社会整体的发展动向和轨迹,并作为今后对华政策的参考指标。

三、转移中国外交注意力,抢占道义制高点。

    此前不久,美国宣布对台军售,这是自奥巴马执政以来首次宣布对台军售,严重违背了中美之间三个联合公报,虽然只是执行前任的“既定政策“,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惹恼了中国,因为这不仅给本就前景不明朗的台海局势投下阴影,破坏了中国的反独促统布局,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给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增添了变数。中国官方和半官方人士不断发表声明或谈话,表达了强烈愤慨和不满,并警告说将采取进一步措施以反制美国的危险举动。中国军方也立即在境内进行了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并迅速向外界通报,轰动世界舆论。外间普遍认为,这是中国在美国宣布对台军售后的一个示威性举动,往后会不会有更激烈的回击还有待观察。美国此时突然“转移话题”,高举信息自由流通的大旗,猛烈攻击中国,似乎是为了在对华外交议程上扳回一局,用互联网事件做筹码要挟和制约中国。在他们看来,只要提到人权、民主之类话题,中国官方就会“心中有愧”,其实这无疑是很幼稚的想法,未免太一厢情愿了。

文章录入:info    责任编辑:info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推 荐
    热 门 图 文

    美国建“网络水军” 发

    俄罗斯专家:国际关系

    南海问题:中国需要职

    “奥巴马主义”轮廓渐

    戴维•蓝普顿—诠

    总统亦难免:奥巴马也

    在改革与法西斯主义之

    欧洲追求美欧中"集体领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主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络外交研究院
    (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学术委员会网络外交研究中心)
    编务承办:南方国际关系在线网站编辑部
    Copyright@2005-2012 www.sciso.org 粤ICP备06103153号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